<menu id="4uo82"><blockquote id="4uo82"></blockquote></menu>
  • <td id="4uo82"></td>
  • 沒拿國家一分錢補貼,小學未畢業的他,解決了總理的“制筆三問”

    又至年關,裁員、企業破產之類的消息不絕于耳。被我2017年記錄在《工匠精神——精造企業崛起》一書中、專注于制造的企業,2018年,過得好不好?

    “大家都說今年不好做,你們怎么樣?”我問徐慶永,一位小學四年級沒讀完的70后鉗工創業者。他的低學歷、高能力,讓我想到另一位采訪對象曹德旺,同樣也是小學四年級沒有讀完的企業家。在我眼里,這位比曹德旺小30歲的年輕人,身上有和曹德旺一樣的東西:不服勁,使命驅動型人格。

    為了給中國人爭一口氣

    上個世紀80年代,曹德旺被大巴車司機一頓呵斥:小心點,別把我的玻璃打碎了,打碎了你可賠不起。

    原來,當時的中國造不出汽車玻璃,進口一片就得上千美金。曹德旺不服氣,賭氣要做出屬于中國人的一片汽車玻璃,創立了福耀玻璃。30年后,福耀玻璃成為中國第一大、世界第二大汽車玻璃制造企業,讓進口汽車玻璃壟斷中國市場的歷史,不復存在。

    類似的畫面,在徐慶永身上發生。2009年,在廣東的一次世界文具設備展上,徐慶永走到瑞士米克朗制筆設備展臺前,被一臺600多萬的24工位機(高端筆生產設備)吸引,拿出佳能相機,全方位拍照,拍了一個多小時。拍那么多,想讓精確度高一點,回家后慢慢研究。

    正在拍照時,展位上的一位瑞士人走過來,一頓嗆:你們中國人想仿造我們的設備30多年了,我現在就是給你3個億,再給你20年時間,你也做不出來。

    “肺都氣炸了。如果我當時帶著錄音筆,把老外的話錄下來,放給中國的工程師們聽,相信大家和我一樣,會被激發,砸鍋賣鐵也得做出來,讓他們不要小瞧我們中國人?!毙鞈c永說。

    這句話,刺痛了當時33歲的徐慶永,他一輩子都忘不掉那個畫面。壓住火,徐慶永沒有和對方吵架,不會說英語的他,只是用眼睛盯著對方看。

    或許看著徐慶永眼神里有跟其他中國參觀者不一樣的東西,瑞士人態度緩和下來,繼續說道,你拍這么仔細,肯定是想仿造的。說實話,你們中國人是做不出來的。你要是用20年時間造出來,就算你贏了。

    制造強國的傲慢,面對面刺痛了徐慶永。他內心清醒著,老外的話有一定道理。

    建國后,中國最大的國營圓珠筆企業上海豐華制筆,也曾仿造了很長一段時間工位機,最后宣告失??;上個世紀八十年代,日本的一家工廠,曾經到米克朗公司購買一臺筆頭機。對方說,你買一臺,就是想回去仿造吧,技術也提供給你,你們是造不出來的。

    如今同樣的話,徐慶永和日本人一樣,重新“享受”了一遍。

    回到家鄉江西廣豐,徐慶永鉆到車間,把米克朗機器分解開研發。事實上,老外說的并不夸張,每一個配件的要求都不同,材料也都不同,一臺機器包含很多高科技、高精尖加工材料,搞明白一臺機器,徐慶永咨詢了幾十個工程師,僅小小的電機,就讓他花了一年多時間。

    瑞士造的小電機,功率小,只有120瓦,省電、扭矩又大。國產的一個電機,帶動兩個動力頭都帶不動,時間一長,就會發熱燒掉,400瓦的電機,才能達到國外120瓦的扭矩。

    徐慶永找到國內一家電機廠,問:如果研發需要多少造價?對方說至少100萬,里面的矽鋼片,是非常重要的材料,需要從日本買。這個矽鋼片,不是用普通的機器做成,里面還要用上噸的壓力,折疊在一起,壓緊成型,放在模具里,再把鋁外殼鑄起來,矽鋼片跟鋁接觸面沒有縫隙,上熱快、扭矩大、耗能小,要達到這種工藝,一個電機要一百萬以上。

    除了電機,其他零部件也都是特殊材料,加工精度要求極高。光是咨詢每道工序國內哪些廠家能加工,就耗去了大半年時間。

    弄明白所有工序,準備齊全材料后,徐慶永租了一輛車,一道工序加工好了,再拉到下一個廠家,最后跑了13家,幾十位工程師參與,耗時4年多時間,花光了自己的200多萬積蓄和借來的300多萬,直到2014年,才把一臺在夾具、鎖口、動力頭與加珠四個環節,擁有21項專利的24工位機研發出來。這個時間比國內拿到研發經費的大企業早一年多時間。

    如果把13家企業的工序連接到一起,研發一套制造24工位機的工業母機,徐慶永算了一下,至少3000萬,是瑞士人說的3個億的十分之一?!爸袊圃?,工業母機也是短板?!毙鞈c永說,作為制造機器的機器,工業母機代表一國的制造實力。

    徐慶永用自己企業名字“永智制筆有限公司”,給這臺傾注了無數人心血的機器命名為——永智24工位機。比起瑞士米克朗24工位機,永智24工位機的加工工藝、核心技術都屬自主研發,成本是米克朗的1/3,精度達到同等水平。

    但是,身居中國三四線縣城的徐慶永,和他的永智24工位機,如同整個研發過程一樣,不為人知。他更不知道,國家在2011年下撥了上億經費,立項支持研發24工位機。

    作為一家筆頭加工小企業,徐慶永每天要面對的是,如何在低價競爭的上千家筆頭代加工的小企業中活下去,還要把研發投入收回來。

    好在,他不缺訂單。尤其不缺國外訂單。即便在2018年,大家都喊日子難過的時候。

    今年產值翻了一番,印度成了競爭對手

    “今年很多企業裁員,減少用工,去年采訪時,你們公司62人,今年呢?”我問徐慶永。

    “沒裁員,又招了不少人,現在96人了?!毙鞈c永說。公司最早的那批員工,跟著他一直做,如今在縣城都買房買車了,還有不少夫妻,同時在他那里做工。徐慶永的目標,就是讓員工相信,勞動可以改變命運,憑借雙手努力,都能有機會過上體面的生活。

    去年在徐慶永的車間,我看到了一群80后、90后年輕人,跟著他一起泡在車間,為了解決一個技術,可以連續幾晚睡在車間。用徐慶永的話說,困了,在車間倒頭就睡,機器再響也不怕。徐慶永身邊,聚攏了一批和他一樣,看到機器兩眼放光的年輕工匠,甚至還有外地的大學生,被親戚介紹過來,在這個小企業扎下根。

    “今年我們產值翻了一番,年底能做到5000萬左右產值,凈利潤一千萬。再做兩年,通過自有資金積累,就可以大批量做出工位機了。有了工位機,才敢接大批量的訂單?,F在有訂單,接不過來?!毙鞈c永不為沒訂單發愁,愁的是有訂單做不完。

    “國內有同行在做嗎?”我問。

    “沒有,我們的競爭對手在印度。印度有十幾家制造中油筆的企業,一年生產200多億個筆頭,而且他們是制造整筆,做品牌,附加值更大。

    近年來,印度發展很快,他們的優勢是人工工資低,加上國家支持,稅費減免,背后又有財團運作,迅速搶去了很多市場份額。

    在國內,制造中油筆的,只有我們一家。歐洲用中油筆替代了圓珠筆、中性筆,國內的圓珠筆也很快被中油筆取代。

    中油筆的發展潛力很大。第一,原來的圓珠筆現在都在更新換代,被中油筆替代。中國圓珠筆年產量是200多億支,現在降到了100億支左右,降下來的量,都被印度的中油筆制造搶去了。

    第二,生產中油筆的筆頭,必須要24工位機加工,原來的國產設備生產達不到要求?!?/b>徐慶永說。

    在歐美國家已經得到普及的中油筆,書寫流暢,寫后速干,無沾手顧慮,比中性圓珠筆和油性圓珠筆寫起來更流利、輕松,色彩更艷、濃度更深,不需添加硅油,不會逆流,落墨少,書寫長度比中性筆長,兩年不蓋帽,還可書寫。

    我第一次聽中油筆的故事,是2016年世界讀書日那天,旅德攝影藝術家王小慧在談及工匠精神時,提到90年代,曾用過的一支德國中油筆,在塵封30多年后打開蓋子,還能流利書寫。

    今天,用自主研發的24工位機,徐慶永躋身到德國品牌筆的制造企業名單中。在國內,徐慶永成為得力中油筆專供商。除了得力,晨光文具、廣東寶克、溫州愛好等國內品牌,也都是徐慶永的客戶。

    國外訂單,主要來自日本、韓國、德國等。徐慶永10年前,拿到的最早一家國際訂單,來自日本。

    日本品牌“5顧茅廬”,簽訂《契約書》

    在徐慶永研發24工位機的前一年,日本某制筆株式會社的社長和工程師,到徐慶永的工廠調研5次,要求參觀一下加工筆芯的設備。

    徐慶永不同意?!叭毡救撕苈斆?,一看就會了?!?/p>

    看不到加工過程的日本制筆會社,經歷了近一年的產品檢測,發現徐慶永加工的筆頭達標,2008年簽了訂貨的《契約書》,永智制筆每個月為其加工1000多萬個筆頭。

    被日本某制筆株式會社發現,也是緣于徐慶永參加展會。除了呆在車間搗鼓技術,極少出門的徐慶永,2008年,帶著推銷企業研發的筆芯裝配機心思,參加了上海國際文具展會。

    徐慶永自主研發的全自動“微孔筆芯裝配機”,比起當時國際上通用的上世紀80年代生產的半自動裝配機,效率高很多。

    在日本某制筆株式會社展位前,看到他們的筆芯,正好是自己的機器可以加工的,徐慶永問:你們這個筆芯裝配成本是多少?

    日方人員說,一毛。

    “我可以給你們做,成本2分8?!毙鞈c永一算,用全自動智能化微孔筆芯裝配機,一個筆頭可以賺一分錢。原本他是想推銷機器,可是他又不擅長銷售,公司也沒有銷售員,干脆不賣設備,直接自己加工好了。

    “把樣品放下,我們先看看吧。你們中國人做不好?!比辗饺藛T沒把徐慶永放在眼里。

    “你先別說我做不好,你可以檢測樣品?!毙闹笨诳斓男鞈c永聽了這話不爽,直接懟了回去。

    等他回到工廠,幾乎忘了這事的時候,接到日方人員電話,對方稱,經過檢測,樣品品質都可以,瑕疵是表面電鍍耐酸性不夠。社長、工程師、采購員、技術員等五個人從日本來談一下合作。

    這是徐慶永第一次跟日本人共事。日本某制筆株式會社先是拿出十幾個規格筆芯,讓徐慶永每一個規格都要打樣、檢測。從原材料的成分,到每一道加工工序的產品,做出質量監督表。

    這個過程,雖然繁瑣,對徐慶永和團隊的其他人卻是很大的觸動,大家親眼見識了日本人做事的嚴謹。日本某制筆株式會社簽了合作的《契約書》(即合同)后,就再也沒來工廠。

    《契約書》簽訂前,日本客戶吹毛求疵,契約一旦簽訂,百分百信任的態度,讓徐慶永看到日本制造背后的契約精神。

    后來國內人工成本提高,徐慶永給日方寫了報告,希望10000個筆頭提價40元人民幣,最后日方加了20元,繼續讓徐慶永加工,并修改了《契約書》,落款日期是平成二四年(2012年)。

    在徐慶永看來,面對漲價,日方企業依舊與永智制筆合作,就是自動化筆芯裝配機的功勞。

    日方一名員工看一臺筆芯裝配機,做6萬多個筆頭,而永智制筆,一人可以看七八臺機器,故障率低。比國內人工一天裝配1萬個筆頭,效率更是高六倍不說,拉力測試效果最優,出水均勻,不存在筆芯緊了出水慢,松了筆頭縮進去的問題。

    徐慶永嘗到了研發帶來的成就感,開始超出國內同行水平。除了給日本加工筆頭,韓國、德國的制筆企業,都找到了徐慶永。

    為什么是徐慶永?

    挑剔的日本客戶,制造強國的傲慢,遇到了徐慶永,一次次激發這位小學四年級都沒讀完的底層創業者的斗志。

    走到制筆這條路上,徐慶永感謝臺灣林老板。

    2007年,徐慶永認識了林老板。他看到徐慶永手藝好,提了個建議:手工裝配一萬個筆芯要工資100多,如果搞成全自動機器做,只要七八塊錢,一臺機器可以賺十幾個人的工資。

    徐慶永一聽不錯,對林老板說,機器能研發出來,就是自己只懂技術,不懂銷售,怕沒銷路。

    “你做出多少,我給你推銷多少?!绷掷习宄兄Z。

    徐慶永有了信心,回到車間,先設計了一臺出來,效果不好,又用電子化設計,做成了。不料,臺灣老板的制筆廠倒閉了,他抱歉地對徐慶永說,我60多歲了,跑不動了,對不起,你自己找出路吧。

    臺灣老板關上門,日本制筆企業打開窗。在徐慶永去展會推銷自己研發的這臺機器時,最后竟給日本做起了代加工。徐慶永說,直到今天,他仍感激這位林老板,在林老板走投無路時,出資幫了一把。

    “做人嘛,得有感恩心?!靶鞈c永說,每個人都有難關,有朋友拉一把就能熬過去。

    14歲那年,他品味到難關的滋味??墒?,沒人拉他。

    徐慶永出生于1974年,家中兄弟姐妹四人,12歲那年,父親因眼睛感染,不舍得花錢,一直不去看病,拖了兩年,發展成癌癥去世,欠了一堆債務,家里唯一值錢的一只豬仔,還被親戚搶走抵債。母親一人,拿不出長子徐慶永的上學費。

    徐慶永去借50元錢,沒人借,痛苦地退了學。15歲出去打工,童工,沒人敢用。借錢買了一盒煙,讓村長辦了張身份證,改大了年齡。沒有學歷,只能干體力活,采石、搬磚。7歲砍柴、8歲擔水喂豬的他,練就了一身力氣,只能靠出力換來收入。

    干到17歲,徐慶永發現工廠做工的,即使在下雨天,照樣有活干。他跑到一家制筆廠去應聘,就想著可以在下雨天也不用停工,照樣賺錢。

    工廠正好缺鉗工,問他想不想當學徒,一個月60元工資。雖然當時靠體力活一個月能賺100多塊,想學技術心切的徐慶永,答應做學徒工。

    在廈門一個五金廠,跟著師父學了兩年。別人下班了,徐慶永還在繼續干,搞不明白手上活,他停不下來。晚上睡在車間,機器轟鳴,不妨礙他?,F在自己帶徒弟,也是常常和徒弟睡車間?!艾F在已經習慣了機器轟鳴,再吵,都能睡得著?!?/p>

    師父喜歡徐慶永,聰明,一學就會,勤快吃苦。徐慶永想著早點學會出徒。干完師父交待的活,還自學做各種鉗工工具。為了感謝師父,每天給師父買碗餛飩吃,一半工資寄回家。

    別人要三年出徒,徐慶永一年出徒?;氐焦S后,看到工廠聘請的上海豐華制筆廠的老師傅,一個月拿800塊工資,是他一年的收入,暗下決心做到老師傅的水平。

    一個月后,他對廠長說,“不用請外面的師傅了,我能做?!睆S長不信,一考,果然都會。干了一年,他把制筆的四道工序全部掌握了,被另一家制筆企業,以每月1200元工資挖走。

    20歲,徐慶永當上了車間主任。那時正是制筆廠最好的年景,要貨的人都是拿著現金排隊取貨。

    很多工廠趕活,機器經常出故障,只有徐慶永會修。還有的工廠,買了十幾臺設備,沒有技術,機器做不出合格產品,請徐慶永去解決。經他對機器的鉆研改進,企業的制筆機每分鐘生產30多個筆頭,而同行其他企業的平均水平是10多個。

    手藝過硬,徐慶永被爭搶,在溫州那帶的制筆工廠很有名氣。1998年,在電腦還是奢侈品的時候,他買了一臺自學電腦制圖。1999年,月薪已上萬。2003年,靠鉗工技術,攢夠了100萬,本來想在溫州買套房,結果一位臺灣老板說,你技術這么好,自己開廠吧,一個月給我供40萬的貨。

    徐慶永拿著要買房的100萬,回老家江西廣豐創辦了自己的制筆廠——江西永智制筆有限公司。

    歸鄉創業的徐慶永,成了村里人眼里的大老板。臺灣老板給的這個訂單,讓工廠一天賺一萬。五分錢一個筆頭賣給臺灣老板,臺灣老板一毛錢賣回臺灣,中國大陸再花一毛多錢買回來。

    創業的徐慶永,訂單從不缺,先拿錢再發貨。同行遇到技術難題,就會先想到他。制筆行業流傳一句話:“有難題,找徐慶永”!

    在中國制筆協會2018年12月14日舉行的“推進制筆行業十三五科技項目”會議上,徐慶永坐在了專家席位上。

    讓中國人用上自己的高端筆

    在中國,一個行業賺錢,立馬會涌現出數以千計的企業,低價惡性競爭,最后誰都賺不到錢。2006年之后,中國制筆行業的毛利開始迅速下降。

    意識到危機的徐慶永,開始轉向高端筆制造。有同行勸他,做那么好干嘛,不就是一支筆嘛,大家都差不多。

    “再過十年你看看?!毙鞈c永說。

    十年后,跟他同期辦制筆廠的一大批小企業都倒閉不見了。有個朋友當年聽說徐慶永要搞24工位機,要投資。結果,中途把錢要回去,投了虛擬貨幣,前年傾家蕩產,一輩子白忙活了。徐慶永有點內疚,“早知道不讓他把錢拿走,投在我這里,好歹能保住一部分財富?!?/p>

    昨日對財富的選擇,決定了今日結果。

    在徐慶永的辦公室,我看到了各色各樣的筆?!拔野褔馄放乒P,都買來了?!毙鞈c永要和團隊的其他工匠,真正實現克強總理說的,讓中國人用上自己研發生產的高端筆——中油筆。被國際同行評價具有中油筆的筆頭生產技術和能力,目前在中國“僅此一家”。

    (注:自2015年克強總理先后提出“制筆三問”后,“中國什么時間能造出和德國一樣的好筆?中國造的好筆在哪里?中國的好筆什么價格”的三大問題,一度成為社會新聞熱點)

    堅持做高端筆的徐慶永,至今企業總投資金額3500萬元,研發經費超1000萬,擁有了自主知識產權專利30余項。

    只專注技術的徐慶永,公司成立至今,在沒有營銷團隊,沒有銷售人員的情況下,慕名而來的訂單,讓每年的業務增漲都在30%以上。產品銷往日本、菲律賓、馬來西亞、越南、臺灣等國和地區。

    永智24工位機,徐慶永和公司的85后鉗工工匠們,改進成不僅適合生產高精度的筆頭,還有更多的精密制造功能,用于電子行業的光纖通信制造、電子接插件,輕工行業的眼鏡、手表,洗車配件,甚至導彈衛星的小零件以及精密噴嘴等。

    一直在為日本客戶提供了10年微孔筆芯的設備,2017年升級到新一代智能化全自動微孔筆芯裝配機,可日裝微孔筆芯8萬多支,實現了用工少、速度快、損耗小、品質高的要求,一人可以照看12臺機器,而日本一人只能照看8臺機器,效率處于國際領先地位。

    有了24工位機的核心技術,徐慶永的最終目標,是擁有自己的整筆品牌。2017年,徐慶永注冊了企業第一個中油筆品牌——杜克。

    “品牌是我的夢想?,F在還是靠代加工來獲取利潤,但我相信,有技術和品質支撐的品牌,品牌一定能起來?!?/p>

    徐慶永制筆的故事,還在繼續。

    ?本號致力于好文推送,并對文中觀點保持中立,所發內容僅供學習、交流,版權歸原作者或機構所有,若涉及版權問題,煩請原作者聯系我們,我們會在24小時內刪除處理,并表示歉意,謝謝!?

   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:

    三人性FREE欧美